2009 Xinjiang riot by my side!

        这股邪恶势力邪恶得歹毒得及残暴得是平常人无法想象得到的,极端变态地虐杀平民,在伤害我的过程中更是变态到极点。2006年5月我在武汉市江岸区香港路8号购买了万科推出的新房并于2007年7月入住后,这股邪恶势力也以万科香港路8号为中心展开了我所经历的最为恶劣的犯罪活动,其中包括他们直接购买了我家住房1124室正楼上的一套住房1224室。他们毫无顾忌地伤害万科香港路8号及周边居民,随心所欲地使用以无线电波操作为主的各种手段骚挠和伤害本人,甚至谋杀!这股邪恶势力源于我所居住的万科香港路8号1124室在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的强烈震感,他们企图使用无线电波和气功在2009年7月5日新疆暴乱前后并更在那天置本人于死地,那天白天当我在家正坐在电脑前看证券行情时他们直接在我的楼上1224室使用极其强烈的震荡和脉冲式无线电波打算造成本人严重心脏病高血压发作的假象。伤害大脑和心脏是这股邪恶势力谋杀本人的主要手段,除使用无线电波直接操作外,近距离还有一种令人作呕的手段,趁人睡觉时人为造成性冲动,夜间和午睡时进行,可以使用无线电波也可以使用气功,其中有空中手淫生殖器,目的是造成心脏异常跳动,胸部区域十分难受,健康的人醒来可能来一次性活动,也就是在这个阶段我开始有所查觉,感受到的是他她们极端变态的心态和表达,包括相配合的我居住的万科香港路8号1124室近远处特定的噪声,这种操作对有心脑疾病的人是至命的,而且长久的操作必定人为引起心脑疾病。

        2009年初以后这股邪恶势力的犯罪活动已从万科香港路8号扩展到极大范围,很多人的死亡可能是非正常的,以我目前的社会地位我已无法再看清,之前我居住的万科香港路8号1124室北边附近宿舍内,2007年下半年以来好长一段时间啦,去世的人非常离谱,一个接一个。

2009-7-12 昨天黄昏时分我去了一趟江汉路新华书店,其间这股邪恶势力多次仍然使用无线波操作,在江汉路新华书店内和外面附近,他们选择了和以前完全相同的两个地点操作,只是那天在两处的操作方式不一样,一次是右腿膝盖附近突然一阵疼痛差点跌倒,另一次是胃部不适咽喉部像吃槟瑯埂住了而呛得猛咳几下,但这次在这两个地点他们使用了同样的伤害操作,腰肾处连续几次僵直硬和巨痛地摆动。回想起来我外出时他们曾多次用特殊的方式想告诉我看不看病吃不吃药在于你的选择,是威胁的姿态,记得他们以前有一次深夜在我居住处北边楼下大约200米处,用汽车加油声和停止让我感受他们的操作,当然也是威胁的姿态,加油声时我会是高血压症状,停止时我感觉再正常不过。

2009-3-26 这两天他们的无线波操作操作骚挠很频繁,可以说是时时刻刻,骚挠我睡眠目前是其重要手段,中午或下午及晚上在家只要我一躺在床上或者沙发上,不一会儿他们就会立刻给我一个类似于以前说过的右肩操作,表明其存在,之后其它操作不断,凌晨三点和早上5点持续很长,1224的确应该是他们至关重要的一环,不弄清1224,我的性命会丢在这里。回想起来,我居住处的东边稍远处解放大道对面融科旁边的长航宿舍先后两个去世的相距不到200米,都是靠马路,他们之前在我们这栋楼的解放大道紧靠车场岗厅出口处,分别给过我暗示,这意味着什么,而且这两家与我前面说的是谋杀的万科香港路8号东边解放大道对面的那个门面相距也不远。2009-3-14晚我上床睡觉躺下不久还未睡着,他们给了我一次猛烈的无线电波操作,胃部到胸部像电流连起来一样,全身一颤,不自主地猛咳了一下,时间很短!我在举报给中纪委时说的是胃部中心和胸部中心像电流连起来一样,上周六早上我刚醒来,他们又给了我一次同样的无线电波操作,这次长度有我上次说的那么长,但并不是胃部中心到胸部中心,这又意味着什么!

2009-1-17 我居住的万科香港路8号1124室北边附近宿舍内,2007年下半年以来好长一段时间啦,死的人非常离谱,一个接一个。去年十月底时万科香港路8号也有人死去,之前几天万科香港路8号东边解放大道对面的一个门面处也死了人,这次与前面不一样,是故意操作的,说白了就是谋杀,这种感觉与2008-11-23我在去我老母所在的养老院途中遭遇那些诡秘操作的感觉一样。其目的可能是想以一种迷信的方式栽赃到我!这还只是发生在我身边的其中一件。

2008-12-5 再讲一件事,有一段时间了,前些时一天在家睡到深夜一二点钟,我整个右手围挠右肩猛地晃了一圈,显然是非常近处所为,结合其它,他们在狠狠地表达:“我叫你换!”他们应该就是他们定义的右肩的走狗吧!

近段时间以来,这股邪恶势力不间断地在使用这种肢体语言,尤其是每天深夜一二点钟,这就是造成我失眠的原因,对身体的伤害是无疑的!

近段时间以来,我在观看网络电视时,有被故意阻断现象,结合上述手段,企图表达一定意思。

2008-11-23 昨天下午我又去看我老母,养老院外的一个麻将室对我有骚挠,走向养老院的那条小路上也有几处骚挠,就像是我以前住球场路68-1-203室时一样,来回路上几台无尾白色富康警车,我的视力看不见他们的车号,整个途中串起来的一个诡秘操作,无法用言语说清,是视觉听觉的,想表明我住球场路68-1-203室时,那里的麻将室及煤气代灌点的后台是他们,关键那些诡秘操作是我所说的日本毒饺子事件怎么与我周边的事有关的感觉,因为他们之前2008年2月间在我外出时的骚挠中也以同样的无法用言语说清是视觉听觉的诡秘方式想挑明日本毒饺子事件与他们有关。

2008-7-25 从他们在证券市场买卖盘上经常挂出有一定意思的数字来看,我可以理解这股势力为何选择车牌号为云AS2035和车牌号为云AS1822的54路公汽作案,一开始他们只是跟进我买卖的股票,后来不一定,从他们操盘来看,他们资金不小,最近在中西药业600842上从4月22日左右至今运作的资金肯定属于这股势力,前天和昨天在中水渔业000798运作的资金可能属于这股势力,这些时在我买卖的股票买卖上他们开始挂出1124的数字,1124是我现在居住的房号,203是我以前居住的房号,他们以前经常在买卖盘上挂出203这个数字向我表示他们也在我持有的股票中,他们挂出的数字还可以表达很多意思。

        以上我在2007年6月到2010年2月期间多次向中共中央纪委并国家监察部举报,举报查询密码是AnbJR1K3JuPlvgSw832E5YH8cE5073dD50UK37yxs3Ej5ehi,2010年10月又向国家信访局邮寄了有关资料。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