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这股邪恶势力没有受到惩罚反而还在有效活动?

2011-9-30 九月在家夜间睡觉被随机零星的无线电波骚挠,九月九日凌晨四点不到,睡觉中被连续密集的无线电波骚挠,之后几天被虽然零星但有意图的无线电波骚挠,不清楚我的居所近处这股邪恶势力到底做了些什么!九月外出周围仍然被安排,中旬几天规模不小,甚至有天上的,28日上午十二点不到,从北京回来在武胜路一带,鄂A警5101两厢富康车引起了我的注意,周围还有其它一些活动,随后的几天在家和外出被疯狂地监听尾随和骚挠,出门乘电梯才下到二楼就已被挑明。

(106)

2011-8-31 八月六日早上七点左右躺在床上,身上多处部位跳动次数都很特定,有些达到十多下,明显是无线电波操作,八月五日下午外出也遭遇类似操作,且周围多种势力在活动。八月中旬在家时常被无线电波操作,噼啪声经常在我的电脑显示器上或很近处,外出周围没有标记不小的势力在活动并使用无线电波操作。八月十七日晚上11点多钟睡觉刚躺下不久被脉冲式无线电波操作,引起全身一过式卷动,房间多出噼啪响。可以肯定噼啪声和身体部位跳动原理上是一样的。八月二十一日下午五点去武昌中南路,沿途周围活动的势力表达着明确的意思。八月二十三日上午在家,十点多钟下了一趟楼到楼下银行取点钱,只感觉被严密监视,其实也是周围活动的势力想表达的。在家我睡觉的地方被特定的无线电波覆盖,八月中旬到下旬中午和夜间骚挠我的睡眠的力度极大,并结合有硬气功!

2011-8-24 我外出时碰到没有标记的势力最近一次是在八月中旬用检查机关的车来挑明其身份,纠结在八月中旬四个字扩大到还没到来的时间,这样做相比这股邪恶势力的长期行为是可笑的,更何况我家周围乃至极大范围时到今日仍然是高死亡率,我已虽无法再看清,但可以肯定有不正常因素,绝不能完全归结于天气和季节的变化:八月中旬在家时常被无线电波操作,噼啪声经常在我的电脑显示器上或很近处,外出周围没有标记不小的势力在活动并使用无线电波操作。

(105)

2011-7-25 大学毕业后在武汉大学工作了十多年,接着的十多年想自己做一番事情,选择了证券投资,成为了自由职业者,今后的十多年想去应聘工作,解决经济问题,六月中下旬首次应聘去试用,几辆救护车挑明了在我出行的周围转,这是我看得到的,一台多次出现的救护车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另外还有一台是长航总医院的。七月十四日以后在家一度只在我的电脑显示器上的噼啪声范围再次扩大到几米远,夜间十二点多钟睡觉在我身上又有了带有明确意思的身体部位跳动语言,七月二十二和二十三日深夜,又是个小高峰,很猖獗的,七月二十四和二十五日夜间在家被无线电波操作骚挠睡眠,我睡觉的地方被特定的无线电波覆盖,这些天外出周围隐约有不明势力活动。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